咸鱼以诺

【曦澄】梦

【我就随手一个短篇】

【ooc注意】

【香炉梗留着写车好了,这边通梦就当是巧合吧,我只是想宠澄噫呜呜噫】

蓝曦臣做了一个梦,朦胧之间,冲天的火光和江氏门生微博的抵抗,温氏血洗莲花坞。

略显稚气的两个少年被紫电捆在船上,紫衣少年撕心裂肺嘶吼着。"阿娘!!!!"

蓝曦臣看得真切,只想冲上前去把他最爱的晚吟搂在怀里,他太苦了。但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虞夫人和江宗主被温狗杀害,以及,那支发出清脆悲鸣的簪子。

忽的一阵恍惚,紫衣少年从街角藏身的地方跃出 ,体力透支的他很快就被温氏巡逻队追上并押回了莲花坞,在化丹手手下哀嚎着,被化去金丹。

蓝曦臣醒了 ,枕边人小声却清晰的啜泣声让他一惊。熟练地把那人搂进怀里,修长手指揉上江澄脑后黑发。

"好孩子。"

他的晚吟,真的太苦了。

【曦澄向】某耽美圈的直男写手(二)

http://xingchenbaobao.lofter.com/post/1f5a5149_12c7e0447

上篇链接在这里!

嘤我真的不会用超链接,有兴趣教我的小可爱小窗戳我嘤嘤嘤。

现在讲一下设定叭!忘羡双游戏主播,澄耽美写手,蓝大b站美食up。

小私心澄有吃货私设!

『依旧是文笔垃圾预警』

『人物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ky退散』

『cp忘羡曦澄,但忘羡戏份不是太多。。。没好意思打忘羡tag』

『阅读愉快!』


江澄有个秘密,他其实,算是个吃货。

不过他的嘴挑得很 ,目前只认两样,一样是他天下最最最最棒的姐姐做的所有吃的,尤其是她的莲藕排骨汤,简直不能再棒!

这还有一样嘛,就是b站某个美食up的食物了。说实话,江澄并没有吃过,但那位up的美食长得就很好看,再加上他的粉丝滤镜,自然认为很棒。

up的id叫泽芜君,江澄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古风圈唱见up的id, 但当他点进直播间的时候,立刻就被这位up苏到至极的磁性嗓音和干干净净的手俘获了。

当泽芜君发出十万粉爆真名福利时,江澄那一晚没有睡着。哪怕是魏无羡都不会相信和他仅有一墙之隔的发小整晚像怀春少女一般抱着狗狗抱枕在床上娇羞地滚来滚去。(此时澄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弯了,只是以为自己喜欢蓝大的美食)

蓝曦臣蓝曦臣蓝曦臣。他脸上带着与自己的人设截然不符的笑容,把这个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 。虽然和魏无羡那个讨厌的男友姓一样,但这不成问题。

一日江澄正在琢磨怎么喂饱自己胃口大如饿狼的粉丝顺便看看泽芜君的直播时,某魏姓人士咋咋呼呼地"咣"一声把江澄房门踹开一半:"澄妹你明天生日!!我们去商场挑礼物吧!!"江澄吓得差点当场把手机摔掉,迅速收敛了脸上的微笑,摁住手机音量键直调到最低,然后迅速关掉直播,整套动作连贯一气呵成。"魏无羡!你是不是欠打了!!"江澄瞪圆了眼,脑子里却是在构思着怎么写车,关于魏无羡怎么被哔——,然后哔——他江澄可是个五好青年呢,在想问题的时候当然要注意不用不可描述的词了。他将枕头朝魏无羡随手一掷,正色道:"你还会给我挑礼物?"从小到大,魏无羡送的礼物江澄都没眼看,不是哔——,就是哔——之类的。

魏无羡依然挂着贼兮兮的笑:"哎呀我这个当哥哥的当然为妹妹着想了。"

魏无羡是江家养子,长姐江厌离比两人都大,可偏偏魏无羡比江澄大那么几天,还比江澄刚刚好高那么一厘米。江澄自小脾气便不是很好,但魏无羡认为这属于一种很萌的属性——傲娇,于是就这么澄妹澄妹的叫开了。

江澄果然炸了,站起来拍桌一声怒吼:"魏无羡你找死!!" 魏无羡依旧嬉皮笑脸:"那就周六上午九点去!!记得叫我起来!"

江澄猛地把自己的桌上的笔扔向刚关起来的房门:"叫你妈!"

得,自己还是构思忘羡车怎么写吧。

某lofter黄暴写手微微一笑。


【曦澄向】某耽美圈的直男写手(一)

『今儿个比较忙设定留到(二)讲』

『人物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文笔辣鸡预警』


江澄,是一个耽美圈的写手。

你若是把这句话告诉其他什么人吧,那人保准会一个大耳刮子呼过来,然后不可置信道:"他明明是个直男!!!"

江澄一直认为自己虽然萌耽美,但其实人还是直的。他和耽美圈的会和粉丝一起尖叫啊啊啊讨论萌什么属性的写手不一样。江澄此人,极其高冷。怼天怼地的语气,一个句号就可以让黑粉心里发怵,当你开始怀疑他究竟是不是个耽美写手的时候,你就会被他不拖泥带水感情铺垫恰到好处的文征服,然后突如其来的be。

江澄id"三毒圣手" ,这事吧,也只有他发小,魏无羡知道。你哪怕把他写的撩到炸的耽美文给其亲姐看,她也不会相信这是他可爱的(姐姐滤镜,虽然澄妹确实很可爱)弟弟写出来的。

其实江澄是一个非常擅长写车的暴躁老哥。但凡他和他发小有什么矛盾,就是一辆大长车,以魏无羡和他男友为原型。可以说江澄进入耽美圈就是受魏无羡的影响。

江澄和魏无羡吵得最凶的一次(虽然是澄妹单方面吵架) ,刷刷刷写了一篇蕴含各种play的车,将粉丝喂得嗷嗷直喊好吃之后,lofter消失长达半个月。

虽然这位写手很凶,很暴躁,但有时也有很多属性萌得不行。比如,在他难得he的某篇文里,小攻是一个非常喜欢狗狗的人,虽然这个小攻是借用他自己的属性的,这个暂且不提,然后为了给这只狗狗起一个名字,江澄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高端大气又不失优雅的名字——"茉莉"。他个人是认为这个名字很可爱很棒的。

但是从此他的粉丝就知道了三毒太太是个起名废。


『裘瓦』无题.双死亡预警

cp为裘瓦,ooc有,黑手党背景


那人,身着圣洁的白裙,手捧馨香花束,挂着虚假笑容,立着。

"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手执圣经的愚蠢神父念着千篇一律的台词。

瓦尔莱塔捧着那束满是讽刺意味的花束,眉眼弯弯对着对面的年轻人笑着,湖蓝色的瞳孔里满是爱意——和轻蔑。

他会来的,瓦尔莱塔这么想着。砰——理所当然的,她可怜的未婚夫因子弹的冲击力被击到了教堂的墙壁上,猩红顺着纹路缓缓下降。瓦尔莱塔只是站着,仿佛在看一场木偶戏。

她僵硬地把脖子转过去,面上充满着讥诮的笑意。"你来了啊。" 她道。"『小丑』。"

"为什么呢。" 一头狂妄红发的男子面上阴沉极了。"哎呀~『小丑』,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可不好。"瓦尔莱塔从来都不会好好回答他的问题的,像一个幼稚的小女孩。

裘克手执冰冷的黑色枪械,脸色阴晴不定。"『蜘蛛』,你可以不用死的。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像是为了回报她刻意的生疏称呼,裘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字挤成一句话。"好啊。"她本就没打算抵抗。"那就在。,我抱到你之前杀死我吧。"

碍手碍脚的婚纱加上毫无斗意的动作,一把短刃很快就穿透了瓦尔莱塔的腹部,直直戳入地面,锋利的锯齿将她的皮肉划得血肉模糊。。"我赢了。" 瓦尔莱塔在血腥味溢满口腔之前像她的代号一样四肢并用地缠住了那人,这动作实在算不上雅观。她抓着那人的领带迫使裘克靠近自己,。"你可真甜。"浅尝辄止的一个吻,瓦尔莱塔恶劣地勾起嘴角。另一只手摸到那人腰间的黑色枪械,抽出,抵在脆弱的太阳穴上。

她又笑了。

裘克看到了她的小虎牙。

枪响。


『裘瓦』光辉

*粉上冷门cp我能怎么办啊噫呜呜噫

*开个玩笑啦裘瓦才不冷门(自我安慰)

*ooc属于我

*交党费!

*花吐梗

*不喜误入!

瓦尔莱塔无所事事地用金属勺搅拌着盛于精美瓷杯中的咖啡。她瞄着那两个从东方来的高大男性——宿伞之魂。她和同僚的相处实在算不上友好,一个整天撩妹的伪绅士,三个单看气场就不想靠近的家伙,噢,还有美智子,可以算说是唯一有好感的同僚吧。还有一个时时刻刻发出烦人噪音的小丑。瓦尔莱塔一开始见到裘克时只注意到了他的腿,有一只是义肢,和她背后的笨重机械一样。不过她的怜悯之情很快就因裘克的行为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瓦尔莱塔正想得入神,喉咙里却好像有什么异物,她下意识地低头咳嗽起来,声音因为刻意的压低听起来很是沙哑,她盯着那片蓝色的花瓣,突然慌乱起来。花吐症啊。。。。
所幸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她借着不舒服的名义走到花园,拿着那片蓝色的花瓣对着月光反反复复地看着,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有喜欢的人了么。。。?对杰克没感觉啊。。。美智子的话。。百合也是可以的吧?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不也天天秀恩爱么。。但是对美智子也没有任何感觉。她甚至把班恩里奥和哈斯塔都想了一遍,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事实。她瓦尔莱塔,喜欢裘克。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她下意识地否定了表白这个行为,开什么玩笑!向裘克表白,她不敢想是什么后果了。喉咙的甜猩气息再次蔓延,她不受控制地再次咳嗽起来,愚蠢的蓝色桔梗花瓣飞得肆意。她愣愣地注视着掌心里的蓝色花瓣,终是不屑地甩开。花吐症而已,没什么的。她这么安慰自己。
这样的想法一直到她咳出带血的花瓣戛然而止,瓦尔莱塔不是傻子,她知道这个可怕的病症会要了她的命。美智子手握折扇挡住半分苍白面颊,话语中满是无奈:"你真的不向他表白么?"瓦尔莱塔低着头,眼底情绪不明。"杰克已经有佣兵了啊。"她撒了一个谎,她说自己喜欢的人是杰克。美智子惋惜地摇摇头,退出了她的房间。
瓦尔莱塔已经不能正常工作了,经常追击着求生者时因喉咙的异物感被迫半跪下来咳出大口的血的花瓣,仿佛要咳出五脏六腑。只有几天了,她的脸色已经接近惨白了。"你喜欢的,是裘克吧。"美智子平静地看着奄奄一息的瓦尔莱塔,她像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孩子,用着接近崩坏的嗓子奋力地辩解着。"听着,瓦尔莱塔,你的演技很拙劣,既然喜欢裘克为什么要这么藏着呢。"美智子的声音突然冰冷起来,带着无奈和愤怒。瓦尔莱塔只是闭上眼睛,仿佛已经安逸地死去。她已经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的衣服上几乎布满了蓝色的桔梗花和大片大片的猩红色血液。瓦尔莱塔反复喃喃着那个人的名字,房间安静极了,美智子似乎离开了,她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房间里,时不时用尽全力地咳嗽着。瓦尔莱塔徒劳地伸手,身体一下变得轻飘飘起来,下一秒似乎就要失去感知,一双温度略高的手覆在了她的掌心之上,手指抓着她冰凉的十指,力道之大让她觉得仿佛是对待仇人的狠厉,又像是对心爱之物的挽留。"裘克。。。"她下意识又念出那个名字,抓着她十指的手突然一滞,她有些贪恋这双手的温度了,暖乎乎的,就像她初次见到裘克的印象一样。不对,不是死前的幻觉,她惊讶地睁开眼睛,望着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全身的血液仿佛都静止了流动。为什么裘克会在这里?她下意识地想撑起身子逃离这个地方,裘克却不允许她这么做,一个灵巧的软物钻入她的口腔,掠夺着血腥的气息。一个绵长的吻结束后,瓦尔莱塔吐出一大口花瓣。没有血。她红着脸下意识地躲闪开裘克的视线,却被迫对上他眯起的双眸。"矮子,你就这么喜欢我么。"
瓦尔莱塔重新接触到了光辉。

我听说你很能p图

*ooc预警
*雷帕cp,微安雷安吧。。。
*渣渣文笔

        这件事的起源还得从一个星期前说起,说起来帕洛斯眼泪珠子就要往下掉,大概就是自家老大和没马骑士出去喝酒半夜被卡米尔和佩利扛回来还吐了一地板。他被强行拉起来打扫到天亮。嗯,啤酒味真大。
        鬼知道为什么雷狮要让自己打扫啊!!!
        佩利那蠢狗笨手笨脚的又不会干这种活!!!又不是没别人来打扫!!!雷狮有病啊!!!
         ↑↑↑以上为帕洛斯的内心想法
         啊感谢上天给我一双灵巧的双手!!!帕洛斯内心愤慨极了,握住鼠标的手动得飞快。
         熟练地把没马骑士和自家老大p了张情头,点击保存后眯起眼伸了个懒腰。反正雷狮和卡米尔在外面不知道干嘛,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了。而佩利出门去买吃的了,回来了也不慌。
        门锁传来咔哒一声。应该是佩利回来了吧,这么快么?随意地把图片丢到安雷安的后援群里,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转过去望向佩利。不,是雷狮。
        白毛的小骗子的表情瞬间僵住,还握着鼠标的手不动声色地点击了关闭。照理说,雷狮刚进来,应该是没看到自己在做什么的。话说自己为什么要怕啊!!帕洛斯定定神,换上招牌笑容迎上雷狮:"啊老大你怎么回。。。"雷狮果断地点开后援群,看到那张图片时瞬间黑了脸,紫眸里竟带上了浓烈的笑意,把图片撤回后,雷狮笑眯眯的转头望向了帕洛斯。
        帕洛斯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试探着开口道:"老大。。我还能活吗。。。"
        但是他看到雷狮"我干死你"的眼神整个人都不好了。
        雷狮也确实这么做了。
TBC

       车。。。下次补吧。。。觉得自己写的好烂。。。
        
       

格瑞他突然变成旧设了

emm……之前抱图忘记要授权了啦感觉自己傻乎乎的XDD不过已经删了
*严重ooc
*瑞吹快跑!
*渣渣文笔见谅啦哈哈哈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承受了九岁儿童不应该承受的艰辛与困苦。
每天都要被自己的跟班塞一嘴狗粮,大赛第二还不和自己打架。
说到这个大赛第二嘛,简直就是个移动冰山,最突出的特征就是那反射光都能闪死人的发色,还有神奇的发型,人送称号白·芦·荟。
格瑞什么都好,好得能让岳父岳母满意的那种(误),就是不和嘉德罗斯打架。每次螺丝找他打架,他就像蓄势待发的老虎一般,就等嘉德罗斯一句话:“格瑞,来打架吧!”就会唰的一下冲出去,跑得比看见马的安哥还在。
不过嘉德罗斯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他即使跑半个赛场也是要追上他的,今天螺丝一如既往地扛着大罗神通棍
找格瑞打架,格瑞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倒是爽快地答应了:“好啊。”紫藤花色的眸子还竟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嘉德罗斯懵逼了,他都已经做好跑马拉松的准备了,格瑞这句话一出,他一时愣住了,连脸上的星星贴纸翘起了一个边儿都没发现。
格瑞勾起嘴角,又往前一步,给嘉德罗斯吓得一嘚瑟,他没在意,幽幽开口:“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莫非你对我……”深邃的眸子中竟是闪着他看不懂的光芒。
嘉德罗斯觉得似乎有个什么玩意儿闪了他的眼睛,是格瑞的发色吗,不,不是,格瑞的身边好像有东西在闪啊闪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主要是……
卧槽格瑞你怎么变成旧设了啊啊啊!!!
嘉德罗斯退后一步,尴尬地咳了咳,扯了扯围巾尽量使自己的面部表情凶一点,眼神灼灼地瞪向格瑞:“废话什么,来打啊!”下一秒,他就移开了视线,格瑞脸上坏坏的笑容看得他瘆得慌。
金属碰撞声在空旷的寒冰湖甚是响亮,烈斩的剑气甚至震得雷德祖玛都不能靠近,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格瑞趁嘉德罗斯没来得及收棍,一把拉住了螺丝的围巾。
你要对我的围巾做什么!!!嘉德罗斯下意识地往格瑞的方向踹过去,即刻他感到自己的腰被捏了一下,然后他就被压在了格瑞的身下。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的处境不太妙,大罗神通棍脱手了,围巾也掉了,他下意识吞了口唾沫。格瑞半眯着眼,温热的气息打在嘉德罗斯的脸上。“你输了。”修长的手指似乎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嘉德罗斯的下巴。
嘉德罗斯感觉这剧情有点像雷德给自己看的恋爱小说。
该死……心怎么跳得那么快……
格瑞凑近了脸,耳根处传来了酥酥麻麻的感觉,嘉德罗斯下意识闭上了眼。
“你要请我喝一个月的牛奶。”
格瑞我*#《+@……嘉德罗斯气得想要一棍子锤死雷德。(雷德:???)
END.

写得不好qwq别喷我啦